2021课外辅导机构路在何方?

发布日期:2021-03-31

20213月随着两会代表和媒体对校外培训机构的“格外关注”,各种质疑甚嚣尘上,对课外辅导机构的“喊打喊杀”似乎不绝于耳,北京市教委接二连三出面“辟谣”和“澄清”,对于“全国教育看北京”的教育市场来说,真是如同坐过山车“忽忽悠悠”起伏不定,2021年对于刚刚受疫情打击艰难渡过2020年的校外培训机构来说注定是“不平凡”、“不消停”、“不折腾”“重合法”“重合规”“重教学”的一年。

针对两会代表和媒体对校外培训机构的质疑点进行汇总,提案主要围绕校外培训机构存在的集中现象有:

一、重营销轻教学,个别线上机构“烧钱”"资本的逐利性影响着教育自身的规律,很多线上培训机构花费数亿元巨资在营销和广告上,真正用到培训教师工资、改进教育教学方面的经费十分有限,导致教育教学质量得不到保证。"

二、有广告没疗效,个别机构为了招生虚假宣传,'找一线名师,学解题大招''想要好成绩,就找好方法',名师主讲、快速提分,先试听后交费学不会不收费”等,导致家长轻信广告和虚假承诺。

三、交费易退费难,家长交费时是“大爷”怎么样都行,退费时是“孙子”投诉无门。

四、先促销后跑路,2020年受疫情影响有那么几个“不讲武德”的有点影响力的机构大打价格战后卷钱跑路。

五、贩卖焦虑超纲学,让孩子赢在起跑线和别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你可以不学习但比你优秀的孩子却在学习,给家长造成了极大的焦虑,培训机构的课程不能够与学校同步,甚至超纲教学严重干扰了学校的正常教学秩序。

六、教育机制改革从培训机构做起,不要求家长和学生关注分数,更多重视综合素质发展,培训机构是导致家长过分关注成绩的罪魁祸首。

综上所述的“培训机构6宗罪”的的确确反应了一些不良和不法机构的不良作为,给教培行业抹了黑,但是结合上述6条,作为一个从事了近20年课外辅导行业的老兵,我想为从事教培行业的同仁们发发声,鸣一下不平。

一、线上机构烧钱不可殃及线下机构

上百亿资本进入线上机构,导致个别几个线上头部机构大肆烧钱做营销砸广告与全国近百万家(201811月教育部摸排数量40余万家)课外辅导机构何干?,这几个APP的大战是在抢夺线上教辅培训市场份额,专注烧钱营销而导致教研能力不高,教学效果不佳是这几个线上机构自己的事情怎可把所有线下机构与其混为一谈?自2018年创办木人教育品牌至今,近3年走了几百个城市做调研,全国近百万家课外辅导机构中绝大部分都属于安分守己踏踏实实的做培训,做校内教学的有益补充,并未参与到烧钱大战之中,这样“一杆子打倒一船人”的说法未免有失公允。

二、虚假宣传是因对不法机构惩罚力度太低

个别线下机构“吹嘘”“夸大”辅导能力和辅导效果,主要因素是一部分并没有取得办学资质的机构,在市场无序竞争条件下缺乏市场监管,导致个别机构通过虚假承诺、虚假宣传进行的“生源抢夺”,部分有资质的机构大部分都是按照各地教育部门要求进行的市场宣传和招生,两者的不同是因为,教育部门的要求很严格,一旦“合法”机构出现虚假宣传将面临取消“办学资质”的处罚,而无资质的机构相对比较宽松,面临的“试错代价”也比较小所以会铤而走险;木人教育自2019年开始进行全国连锁推广,我们最基本的要求就是,一、所有校区都要取得当地政府颁发的《办学许可证》;二、所有校区不得夸大事实用成绩和口碑说话,所有宣传文案必须符合当地教体局和市场监督管理局要求。

三、退费难问题是众多行业普遍存在现象亟需依法规范

交费易退费难的问题是社会问题,不仅仅是存在于培训机构,理发业、健身业、美容业等几乎所有预存款的模式行业或多或少都存在这样的问题,相对于培训机构而言出现这种现象和机构负责人的价值观有关系,举例说明我们“木人教育”旗下所有品牌无论是从事课外辅导的“满分密码”还是从事婴幼儿早期教育的“贝比玛玛”都有明确的要求,学员递交退费申请15个自然日内退还剩余课时费用,逾期不退将对机构实际负责人处以退费金额3倍罚款。社会现象应该从社会层面处理,从立法层面进行从严约束,不能归责任于某一个行业,相对于流量更大的理发、健身、美容等行业,教培行业承担不起这么大的“骂名”,但是可以规范自己的行为做到有则改之无则加勉,这是口碑和品牌养成的重要因素。

四、“不讲武德”的机构需要雷霆手段做到惩前毖后

先促销后跑路,以前这种现象频繁出现在健身、游泳和美容等行业,圈钱跑路的比例也相对较高,但不知道什么时候培训机构背上了这个“恶名”,类似“优胜教育”们的情况在全国范围内并不常见,全国共计近百万家机构,出现这种“不讲武德”的概率万分之一不到的水平,大部分机构都是本土机构,一个地区一个机构,老板们与学生和家长相熟,不大可能跑路,现在是“几条臭鱼腥了一锅好烫”的状态,对这类机构需要雷霆手段做到惩前毖后,同时需要给广大合规培训机构正名,我们经历了疫情没有跑路,疫情之下即便艰难我们单个机构依然养活着十几二十个家庭,服务着百十多个家庭我们依然坚挺。

五、焦虑无需贩卖,超纲可以规范

1、家长的焦虑是社会发展到一定阶段的产物,并非人为制造出来的,至于贩卖焦虑的问题属于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焦虑不是贩卖而出现的,他是一直存在,是中产及以下阶层为了获得更好未来而产生的的一种思想意识形态,教育也恰恰是解决这些思想意识的最佳途径,委员代表们提出的这个观点从出发点而言无可厚非,但应该深入调研了解广大人民群众为什么焦虑,做到有数据和事实说话,绝不可站在自己的视角来看待问题发表意见和建议,所处环境不同社会资源不同,孩子的出路差异性巨大,类似于冰天雪地穿着皮鞋走路的人对光着脚走路的人说你光着脚走路挺好;我们所有人都知道这样一个不争的事实,好的小学、好的初中、好的高中都会增加孩子上重点大学的几率;资源有限的情况下如何不焦虑?恰恰是校外培训机构给了更多孩子和家长希望,通过自身努力和校外辅助让更多人老百姓的孩子得到提升和进步,如果连这样的机会和希望都没有诸如此类的家长只能选择逆来顺受和绝望。

2、学校教育自身有着非常大的优越性但毕竟资源有限,教研能力突出但缺乏服务意识和个性化教育条件;无论任何国家、任何学校学生的分级现象都存在,自身素质、家庭资源、学校教育是学生间产生差距的重要因素,所谓的因材施教就是有针对性的进行个性化教育,学校教育受限于实际情况很难实现个性化教育;校外培训在一定程度上帮助校内教育解决一些矛盾和问题;提前教学的问题不是不能够规避和解决的顽症,课外辅导机构只要立足于在同步教学的基础上注重深度和广度训练就可以合理的规避这个问题,机构在教学和教研上多下功夫,从中高考出发向纵向延伸难度,向横向延伸广度,从题型和题量来增加学生综合能力也是不错的选择,

六、教改不是因噎废食,减负更应该理智

教育改革喊了十几年,越改家长意见越大是为什么?是积重难返还是进入了围城?其实家长们更关心的是教育资源公平性的问题,所谓不患寡而患不均。即便是欧美或者教育发达国家都很做到教育资源平均分配,何况偌大一个中国还是发展中国家,教育资源做到公平分配会有多难,一些家庭常说欧美国家的教育有多好,课业负担小孩子可以快乐成长,笔者从事近20年课外教育接触的学生和家长数以十万计,我看到的是孩子和家长渴望学习的眼神,为了前途孜孜不倦的求学精神,习主席说“幸福是奋斗出来的”这句话不仅仅是说给成人的,也激励着亿万莘莘学子;中国人的教育自然有中国人的特色,不可盲目追求所谓的欧美教育,教育改革目的是德智体美劳可以全面发展,但改革并不是孩子们音乐素质不高就加音乐考试、体育不好就加体育考试,美学不好就增加美学考试,增加了过多的考试就增加了孩子们的课业负担。依然记得我们的小初高年代,学习的任务就是主要科目,学习虽然紧张但我们依然有时间踢足球、打篮球学乐器即陶冶了情操也锻炼了身体,而现在改来改去没有达到减负的目的而是让孩子课业负担越来越重,教改也不是义务教育阶段不排名不发布成绩,这样的做法似乎有点掩耳盗铃,我们是否培养孩子的竞争意识、进取意识、吃苦意识、学习意识?幸福到底是不是奋斗出来的?我们学习的“书山有路勤为径,学海无涯苦作舟”“学习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都是错误的?所以建议相关部门卓有成效的进行改革,改变家长思想、疏导家长心态、培养孩子克服困难的能力,做好教学研究和课程改革,课外辅导机构仅仅是芥蒂之痒,整顿、规范即可;教育改革才是切肤之痛。

                                       木人教育创始人 臧术东

                                         2021323

                                          书文于北京

点击咨询